兰州小记

时日已至伏末,先别问秋老虎可不可怕,仅是鼻炎已经足以让我怀疑有一个连的人在想我。

话归正题,兰州在我心中的形象由两部分,一半像兰州烟上(我最喜欢吉祥兰州硬盒上的那个红色镶金的图案)那样:悠悠兰州,九天揽秀,另一半是爽朗直接,像兰州公交车司机一样,可以跳下车跟出租车对骂。总体来讲,用人来形容就是一个很飘渺但又古朴纯净的三四十岁胡子邋遢瘦削的硬汉。总之,矛盾满满。不过这一点不想展开去说,说说最近在兰州的见闻吧。

按照惯例,每次回家都要去张掖路逛逛,每次去逛也都盼着能有点什么不一样,但又担心不一样的地方多了我会忘记之前是什么样子。不过到目前为止,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对我来讲,上半年改变最大的大概就是共享单车了。张掖路也是如此,但不是漫山遍野的自行车。为了不让单车进入,步行街的路障间隙更小了——将将够钻进去一条腿——进去以后擦一把汗,开始感慨前些日子的减肥真他丫有效,不然老夫就要卡死在这里了。

为什么念念不忘的是张掖路?除了之前总在这里买些衣服鞋子,让我逐渐摸清哪家店的沙发睡觉舒服以外,就是人多。我喜欢这里,总能让我沾沾人气儿,但又不必拘束自己。我喜欢看这里的人。

有吹着口哨吊儿郎当的“小社会”,有大包小包打招呼都腾不出手的时尚 girl,有大胆往前走绝不向两边看的外卖小哥,也有讲着今儿鸡蛋多少钱亚欧超市是不是减价的大妈大爷,更多的是手扣着手面色红润的小情侣们。手里拎本儿 Kindle,眼睛像磕睡狗一样眯起来望着这条街的,可能就只我一个了。

看着,我突然发现一个大问题——每个人,他们,居然,都,在讲话!成群结队成双成对的人在互相讲话,独自一个的人要么在讲电话,要么不知嘴里在嘟囔着什么。“怎么会这样”我自言自语。

为什么人人都会说话,为什么人人都在说话,人人都在说什么话?想回答这几个问题,着实有些难度,也很难在一篇小记中去讲。但培根问我的一个问题很有意思:“很多科学实验证明,猩猩也有语言,那么它跟人有什么不一样呢?它们有意识么?”这个问题就更有意思了。我认为解答这个问题的关键大概在于大猩猩有没有形成判断动词——是,也就是英文中的 be 动词。如果没有,那么它们还不能领会“存在”,只能通过语言表达诸存在者。在这个角度看,它们没有存在意义上的意识。再来看人类,就很有意思了。他们不仅仅可以领会经验上的存在物,更能领会超验的东西。比如——金钱、国家、社会、甚至是爱情。这些存在者的存在,没有意识,是无法领会的。

话又说回到爱情。之前看过一个理论,如果情侣之前无话可说,就很难有幸福感可言。说明充分的交流沟通是人与人之间构成伴侣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回过神看见商圈门前的一对对们,虽然高矮胖瘦形态各异,甚至肤色都有所不同。但都可以相爱——他们的十指都紧扣在一起,开心地讲着什么事情。

说的也巧,最近从臻那边听到了两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是臻的父母。

他老爸最开始不会做饭,直到他妈妈怀了他,他爸就磕磕绊绊在他妈妈的指导下学习做饭,每次他妈妈晚上饿了,他爸都二话不说去做夜宵,再后来,就是他爸一直做饭了。

他爸妈也不怎么吵架,就算吵得最厉害,也不超过半个小时,他爸就问他妈要不要泡个茶歇一会儿,他妈妈也欣然同意。他有一次问起他爸妈,“问题还没解决为啥就不吵了?”他妈妈说:“其实吵架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要让一些步了,反正这么多年都是这样。”他爸爸说:“和你妈一吵架,我就心疼了,她肯定也知道我的想法了,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服软吧。”

另一个是臻在旅途中还遇到的一对金婚夫妇,在他们家中借宿了一天,听到了许多他们过往的故事。

夫妻俩都很大年纪了,奶奶叫那个阿公“酷哥”,阿公叫那个奶奶“宝贝”。那天阿公晚上要出去一趟,两个人还要拥抱之后,吻一下额头,才肯分开。奶奶趁着爷爷出去,偷偷告诉臻,她这一辈子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把当年那个连一句想你都不会说的闷葫芦,变成了现在只要离开一会儿,就关切的不行,还要用爱你结尾的老小孩~

听完这些故事,当时的心情已是惘然。

现在回想,能拥有这样的爱情的人,该是有多可爱呀。一辈子不长,撞上好运气,能享受大富大贵的可能都比遇到这样一个人并且相处的如此之美的机会大太多。所以,要珍惜身边的人儿,你相信她,她相信你,两人都相信这样的生活,以后才可能就是如此了。臻,你讲,是不是这样?

自张掖路一游之后,我对黄河风情线念念不忘。所以决定沿黄河南岸分别来一次骑行和跑步。

一路上最有意思的事情莫过于穿行在沿途的广场舞们中间,伴着异域风情高难度的新疆舞(是的,兰州今年流行这个),她们根本不为所动,就像冲进了一个正在被扭曲中的魔方,此情此景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群魔乱舞。

另外,跑步的时候我还答应了一件事:未来要和“吃货”(此处简写)一起去东营逛逛,看看共和国最年轻的那片土地。或许,那边会的是一个比我曾经想去的巴颜喀拉山更神奇的地方呢。不,两个地方都要去,一起去看看究竟哪里更是希望。此处 at 她。

在黄河北岸骑车,穿过兰州音乐厅和城市规划馆的时候,我忍不住驻足,去欣赏她们。很有意思,一个被霓虹灯过度装点而另一个是被黑夜过度吞噬。终于,兰州也不再是那片朦朦胧胧的工业灰,她变得清晰年轻性感起来。

最后,贴几张雨后兰州的照片作结束吧。

请鼓励我的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