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年一梦,一期一会

生活得了失忆症

可是只一年,记忆已经模糊得像早晨起来的世界。是不记得,还是不愿去想,不得而知。所以,开始拼接一下记忆吧。

思绪到了雪天,读完柏拉图,就从雁滩沿着滨河路走到了西关十字,换了新的魅族手机,再也拍不出好照片,反倒脑子中都是情绪模式有关的事情。就这样,在兰州待了几天,就回到了 884,然后又在兰州。这该是对那个寒假唯一的特殊记忆了。记不起春节,更记不起喝了几顿酒,吃过几顿饭。记不起可曾哭过,可曾笑过。

精疲力竭,开始翻翻微信相册帮助回忆,只见到那个情人节的状态:本身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却变成了自招季红包节。问题来了:自招季如今单身狗还剩几只?不出国党还剩几个?

接着开学之后,剩下的事情就是一个循环:纪老师的课,微软俱乐部,家教部,还有 byr team。嗯,认识了许许多多的人,可是我记不大清,闹了许多笑话。

即兴剧和创客文化应该是最大的收获了吧,嗯,还有一起做大创的小伙伴们。

暑假很久没有回家,自学 Python,写了一些代码,去健身,完成了第一期的减肥计划。放弃了努力去做一些事儿。和轩哥谈微软去发布会,和飞哥去健身说人生,和志鹏玩帝都做规划,和光杰吃火锅讲情史,和《失控》谈未来说理想,这些还好我都没忘记。

放弃了,忘记了,失去了,也解脱了。 暑假被微软夏令营一劈两半,到了西安,梦中的秦川,吃了一次酒,吐了一次心,认识了一群有意思的人。也完成了一个在一年前的心愿。

生活过得越多,就越不像真实的自己了

健身,健身,健身。减肥,减肥,减肥。不再喝酒,基本不再吃肉,爱上了淡茶。

生活一下子就被微软俱乐部包围了。从自由散漫不守规矩变成了学弟学妹口中的“政子大大”。

生活也自然淡了好多,除了必须做的事情,就没有其他的了。除了有一天强行把手机关掉,到电影院买了一张最早开场的电影票。

娱乐,嗯,就是周末闲下来去见跃跃和剑,被源儿找我聊天,以及给牛打越洋电话,还有一次和龙哥去清华听讲座。

“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何必再拼?”“可是我看他们这么努力,必须要对得起他们。”“现在还不是真心付出的时候,也该为自己考虑考虑了吧。”瑞彤这样讲。无言半晌,又把 Outlook 打开,看了一下第二天要做的事情才去睡觉。

逝者安息,生者上心

意外,意外,还是意外。

各种声音不绝于耳,有人说导师的关心不够,有人说学生逆伤太低,有人还说学校管理无方。

可是,先不说动机,谈谈结果。痛心的是导师,痛心的是家长,痛心的是校方,痛心的也是每一个北邮人。帖子终于被放到了知乎上,甚至成为了热点。一篇肄业的成功校友的帖子被论坛疯传,一夜过去,有八百人加他好友。

于是,不如说,我们期望被别人看见,期望找到有归属感的一群人,期望得到他人的关心。

心理问题的确占了很大比例。但是缺少的更可能是来自校方,来自家长,来自同学,来自导师和来自自己的关怀。更缺乏关于生命,关于人性,关于终极关怀的教育与思考。我不去猜想逝者生前的状态,我只想思考一下我和我能接触到的人所处的环境。

还记得暑假时自觉隐隐不安,深夜发文 at 纪老。对,从大学开始到现如今,我只在他的课堂上感受到过人文主义,感受到过被台上的人关怀,感受到可以大谈理想人生的快感。

我们又到了提起民族责任,提起社会责任,哪怕是提及公益提和理想都会被人笑话,被认作不做实事的时代。唯一被所有人认可的就是面对现实——逐利赚钱。这是最大的悲哀。大学也不是我所想的百家争鸣,而是不好与别人说自己的想法,反正没有人会听——没有相关课程,没有相关的社团,没有表达思想的平台。

没有人讲过终极关怀,没有人交流过终极关怀——只知道,死了以后可以见到马克思。

思想多了很危险,思想工作很重要!是,稳定才是最重要的,对,安安稳稳把钱赚,开开心心把钱数。学生想了什么,与我何干?

于是没人知道同学脑袋中想了些什么,数万个脑袋,思想却都被封闭在自己的身体中,语言成了废物。

生活这么好,怎么会得抑郁症?!真的想不通?还是因为没有了沟通没有了关怀!

呵呵,大势不可逆。

创新很大程度上就像在赌博,赌不劳而获

互联网浪潮终于在十二月份冷了下来,O2O 遭遇了资本寒冬。消息从 36kr 一路传来。

许多人义正言辞地把“创业”和“做生意”区分开来。认为创业就是高大上,可以大谈人生理想,大谈社会责任,大谈创新,然后继续在中关村当沙发客,每天只吃得起一顿西少爷。“我每天都要创新/我就喜欢这样打拼/总有一天资本会找到我的。”连国家都要把创新和创业连在一起读,索性合起来叫“双创”更好听一些?

所有人都在拼命空想创新的时候,也就没有了创新。总有那么些聪明人,把你想到的点子,都仔细践行过一番。有的人因此出人头地,更多的无名氏们依旧在温饱线边缘徘徊。

可是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拼了命一般去做创业,涌向中关村创业大街?

因为曾经有人,就在那条大街上,拿到了千万投资,拿到了 ABCDEF 轮投资,登上了人生顶峰,赢取了白富美,实现了“人生理想”。理性的讲,创业成功者所得的回报和前期的付出比例高得惊人,几乎就是不劳而获。

所以,是不是我也想出一个新点子,新的商业模式,新的互联网思维,也可以成为他们那样?于是—— 可是——这,和赌博又有何异?冠冕堂皇的理由多是在自欺欺人,想要不劳而获罢了。

终究现实只成就了那少数的人,他们也成为了不少“成功学家”成功卖书演讲走向人生巅峰的必要条件。多数人呢,依旧终日在思考创新,掏空心思去想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没有试过的模式,无事尔尔,一晃几年。

圣诞节和牛聊完,谈到这里,明白了许多,也是自省。

所以,心静下来。不问别人是不是做过,只求踏踏实实做事,并且把这个事情做成,也未尝不好。新的东西,也多是改掉旧的东西的缺点,而缺点只通过想是找不到的,是时候去多实践了。

所以,别再厌恶别人已经做过了,先动起手来,开始做!

新的一年,依旧?

和牛约定,有激情地活着。

和自己约定,为生活而活。

依旧,不跟随。

请鼓励我的原创文章
  • 本文作者: Jason Bian
  • 本文链接: /one_year_one_dream/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BY-NC-SA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