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16的最后一天,还是来说点什么

16 年的确有许多不会轻易被忘记的事情。整体来讲,今年的整体节奏相比去年是慢了些许,闲暇时间多了一些,但是收获一点也不少。

三个 Flag

今年开年就立了三个 Flag,一个是在期末杂记中提到的,重拾自己对生活得激情和好奇;另一个是在中提到的,要有存款,要经济独立;最后一个在 2016 读书计划中提到的新年书单。

对于第一个,我认为完成度比较高。我开始去思考每一件看似合理而规矩的事情,也开始去打量生活中每天出现的新的事物,我开始变得 Open;开始试着理解小朋友们聊天,琢磨它们的心思,认识他们的世界;我也开始不仅仅追求效率,开始有了生活,甚至偶然的机会,我试着去了解以前敬而远之的艺术,开始去思考其背后的存在论。从年初经常被人叫“大叔”,到最近很多人认为我的心态很年轻,我真的变化了许多。

第二个 Flag 就完成的不怎么好了。到现在为止,虽然每个月月都多少有些收入,但离经济独立还有一些距离。我也不想讲太多的原因,明年的情况一定会比今年好很多。

最后一个目标的完成度也不高,离截止日期还有两个月,大概只完成了三分之一的阅读量。除了有几本书是因为当时选择得不是很合理,看了不到一半就放弃了之外,其他的原因,就是太懒。

学业

我还有点记得年初决定是否要读研时候内心强烈的挣扎。我拿了一大张白纸,每天想到一点就写一点,把读研与否的利弊都写到纸上一条条去对比分析。但是用这种方法没有得出所以然,于是决定跟随内心——我想去试试做偏 Research 的事情的感觉,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看了一些资料后,我决定在网研院的智能组待一阵看看,于是四月份到六月份进行了为期两个半月的实习。嗯,老板很棒,除了做的事情还是太偏工程。不过可以考虑。

在智能实习时候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聚餐

六月初,我便投入了前些日子还很不屑的考研大军之中。但还没来得及经历太多,就在九月份收到了保研的消息。这个时间点对我来说非常尴尬,却也是难得的体验。当时的情况是:我一手拿简历,一手去记录找过的和要找的老师。老司机光光白天带我刷楼,晚上请我吃饭。就这样,那几天我几乎刷遍了教二教三和整个科研楼。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在经历了面试以后,我还算比较顺利地进入了 FNL(未来网络实验室)。

在 FNL,一切都是重头开始。好在实验室的气氛非常棒,老师们也都很年轻有成,所做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偏向应用,更多的还是去做一些世界上(可能)还没有的东西。这种感觉,我很喜欢!

FNL 小灰楼分部一瞥

到这里,接下来三年的生活基调就基本定了下来。

技能点

JZSOpenProj 没有怎么坚持下来,因为今年产出的代码本来就不多,质量也不高,能拿出来开源的东西就更少了。

总体来说,今年语言的基调还是定在了 Python、PHP 还有 JavaScript,不过技能树又新加了 C#和 Java,硬是要算的话,还有最近在看的 P4。算法和操作系统的硬伤也都已经开始着手解决了。 开发层面的话,我逐渐变成了 Full Stack:会前端,懂后台,逼到绝处还能写一些安卓或 UWP,甚至简单的数据分析也都可以顺手完成。 我也用了一年的时间,变成了 Hackathon 老司机,掐指一算我在一年里参加了大大小小五场 Hackathon。 年初是的Vline是 HackPKU 的成果,除去我们的产品,记忆最深的是凌晨四点树影婆娑还泛着冷光的未名湖;然后是微软夏令营,第一次接触到了 HoloLens,接下来的几天,我完完全全被 AR 带来的效果所震撼;之后是在国子监举办的品玩 Hackathon,我想我很有权利回答在古香古色的建筑里写代码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最有意思的是 Office 的Dev Days Asia,我也特别想回答和一群很有趣的外国评委(特别是很逗的印度小哥)交流并抱回一台平衡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最后是微软俱乐部办的 BeijingHackathon,这次 Hackathon 种,我见到俱乐部主席团里每个人的成长,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五场 Hackathon

另外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在 HackPKU 的空暇时间,经过润哥、晓锋和健东一众的耐心指导,我终于了了一件儿时的心愿——学会自行车!之后作为新手,被老司机们带去过 P 大,北航,还有天安门,甚至还在养马岛上兜了一圈。

天安门夜行

旅行

年初是哈尔滨。主题不是寒冷,而是神奇。我第一次在冰天雪地的世界里吃到了看起来挺热乎的冰糕,第一次被 iPhone 冻关机以后怎么找到回酒店的路的问题困扰,我也看到了比一幢房子还要高还大的冰雕,和几位在冰天雪地里让我很暖心的老同学。哈尔滨的世界仿佛就像是一场梦,梦里的冰天雪地,却怎么也感受不到寒冷。

神奇的巨大冰雕

天津因为是二刷,所以没有了最开始的新鲜感。一行见到了之前在 Hackathon 中遇到过的老朋友,还认识了几位前端大牛。最神奇的莫过于一个老年人密度极高的公园,我甚至都没法挤进去,从外面看,每个人都举着或者在胸口刮着一张牌子,写道类似“xxx,女儿,28 岁,博士毕业,北京户口,有房有车”。我心想,还好兰州并没有这种地方(或许是我不知道?大雾)。

天津征婚一条街

烟台的主题是大海。待了一周,几乎每天的活动都在面对大海。我不会忘记烟台山上冰心的故居和山下那家被画在画里的滨海咖啡屋;不会忘记在波涛汹涌的大海旁开一瓶白兰地畅谈相对论;不会忘记几乎熬了一夜去看海上日出,然后抓了好几只派大星回去;不会忘记骑车在海岛逛了一周,回去之后皮肤黑了不止一圈。

烟台海边二景

和黄海相对的,是腾格里沙漠。它们的相似是无边无垠,吞没一切。大海旁有沙滩,而沙漠旁也有黄河。两者一阴一阳,恰为互补。而我又极为幸运地在一个月内一一体会了一番。可能因为小时候生活环境的原因,对比下来,我更喜欢沙漠。沙漠多了份质朴,也更凸显出生命的韧劲与厚度。

茫茫腾格里

最后一程是杭州。自读了柳永那句“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我就一直对于杭州有一种十分向往但又因为害怕见到会失望而不敢去看纠结。赶上去开会,就破釜沉舟一睹西湖的芳容。不料,我的心情也真的像是坐上了一台过山车。刚到杭州,雾霾很重,游了一圈西湖,感觉就是是在雾霾天去了一趟颐和园一般无趣。直到最后那天,天朗气清,我们沿着岳飞庙一路走过,所见之景也皆为情。突然就有了游在画中西湖之觉,有美景,有感情,更有文化。现在回想起来,仍是意犹未尽。

西子湖旁的幽涧

生活

今年最幸运的一件事儿,就是找到了一点生活。

大概从去年开始,我的生活就变成了只有每日的代码+例行的沟通。每日忙忙碌碌,忙完这一波一定还会有下一波。这种状况大约持续到了今年夏天,开始准备考研是一个关键的转变。节奏慢下来以后,我发现其实有身边有很多朋友都很重视每天吃些什么,或者什么时候买一件新衣服,甚至还会挑剔杯子上的一个图案。我一开始从不解,到逐渐去关注,了解。

这个夏天,还做了一件令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后悔的事情——去听了一场五月天的演唱会。讲真,我从来没有如此 High 起来过。

五月天——要疯狂到日出

最近我也开始去尝试着了解艺术。我感受到的世界不再是只有技术与资本那个冷冰冰的存在,还有文化与艺术这种关乎一个人存在的真理。这些才是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发现,去感受。我逐渐懂了一些以前总也看不懂的《谈美书简》,也更爱上了更像是一个长者和你谈心的宗先生的《美学散步》。前两天在国博里,我恰巧赶上了最后一天的中日韩明清时代艺术作品展,见到了许多大师的真迹。特别是郑板桥的竹子给我印象极深,看见竹子,就记起了当时课文中所说的“胸中勃勃,遂有画意”,明白了为何“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

当然,我现在最关注的事情是大一的创新创客教育。从我开始跟纪老师去宏福举办一场创客马拉松开始,就一直在想,我为什么居然会这么热心于这件事情。在和很多同学聊过以后才明白,大概是同理心所致。如果我大一时候有很多人同学都和我一起玩做开源硬件,我或许也不会抛下高中时候的底子,去彻底转去做 Web 开发吧。我从心底里还是想去帮他们一把,让他们远离团委和城郊给他们带来的桎梏,找到自己大学生活应该有的样子。我真心地希望学弟学妹们可以好好经历一次大学,找到真实的自己。纪老师在这里,真的做了很多事情,不过有太多的东西,需要经历才能理解。等过两年,如果他们还能记得纪老师的一些话的时候,他们应该也会像我一样来做这些事情。有一些思路,或许等过两天,我会专门写一片博文来阐述出来。

宏福校区信通院创客马拉松

最后想说,以后回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少,一定要争取一切机会多陪陪家人,让他们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写到这里,真的好想回家~(作哭脸)

兰州黄河铁桥夜景

团队

我管理的和我参与的团队,一年中的变化也非常大。

先谈谈微软俱乐部吧。我记得上半年想的最艰难的事情之一,就是俱乐部的换届问题。慎之又慎思之又思,才决定了下一届主席团的团队架构。现在看来,当时的思考到的问题几乎全都命中,但同时,他们也让我有了非常多的惊喜,算是一件挺圆满的事儿。

俱乐部团队小合照

Debug、VLine、小黑,从创新杯一路走到现在,队名换了好多,我们也算是做项目的老司机团队了。虽然以后就难凑齐,但是呐,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闲了轮流坐庄请客吃饭的事儿肯定不能落下。

弹幕派这边也有大概半年了。从最开始我和志龙到现在有了八九个小伙伴,也是非常不容易。团队里的每个同学都非常厉害,出去可以独当一面。但是如果各自为战,那一定不会有今天的弹幕派。我印象最深的事儿呢,就是从一开始大家坐在一起没人引起话题的话一句话都没有,到现在(几乎)每周四大家坐下可以随随便便聊一个晚上,其实我们每一个同伴,都像小王子的那朵玫瑰花一样,相遇,然后互相驯服。有机会做一个会有成千上万用户使用的软件,的确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儿呢!

中秋之夜的 Pie Team(手里拿的是月饼,并不是在表白)

最后聊到乐享其约和趣健跑。成立公司以后这段时间,我们成了比赛和 PPT 专业户。虽然被受鄙视,但也还算顺利地拿到了各路奖项。所以,我们是赶上了一个好的时候。但空有 BP 和演讲,研发和市场还远远跟不上。好在,现在的思路转换得很棒,甚至好得有点超过我的预想。明年,乐享奇迹加油!

本科阶段的先后两家公司

再立 Flag

的一年里,对合适的人和合适的事情,投入更多的真诚而非套路。

继续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扩大阅读量,提高生命的纵深。

翻了一番照片,看见了去年和师兄师姐一起拍的毕业照,现在许多人都大概已经天各一方,再难想见。自己也还有半年就本科毕业了,一定要珍惜珍重圈子里的每一个人。

16 年夏天和师兄师姐们的毕业合照

请鼓励我的原创文章
  • 本文作者: Jason Bian
  • 本文链接: /the_last_year_in_2016/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BY-NC-SA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