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西部世界》的Host,人类世界的外乡人

二分心智

二分心智的理论本来是由一个直到现在大家都认为比较扯淡的心理学家朱利安·杰恩斯花了毕生心血,查阅寻找了许多线索和资料,在 70 年代的著作《二分心智的崩塌:人类意识的起源》里提出(虽说扯淡,但结合中外历史想想,可能也确有其事。但苦于很多证据无法证伪,也就没法从科学上承认或者否认这个理论的存在)。整套理论用在《西部世界》的机器人意识形成中却也颇为令人信服。(具体可以参考知乎提问: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767382

简单说,二分心智中一个是来自神明的声音,另一个是来自自己的声音。在我看来,这不仅仅和左右脑的分工有某种相通指出,更和我们人类的最高的思维形式有很大的关系——宗教代表的上帝同哲学代表的智慧。所以,二分心智逐渐坍缩融合的过程,其实也是宗教和哲学的一次又一次的对话与碰撞。

剧中的机器人遭遇的种种磨难和心智的逐步形成,不也正是在两种声音的左右互搏般的共同推进下而产生的?更关键的是,在这种进化中,分离的混沌意识体,终于合二为一,产生了自我,长此以往,很可能将会产生智慧。

最近上映了一部电影《血战钢锯岭》。在观影过程中,我一次一次不由地回想起二分心智。道斯将一个来自上帝的教条,逐步地内化为自己心中的一个上帝声音(我还记得他在发现自己听不到上帝的声音时候的那种痛苦)。我想,这其中的导火索应该就是他和弟弟的那场打斗。随后,他的理性,也就是自己的心智经过痛苦的挣扎,坚决地做出了坚决不拿枪的决策,让这种来自上帝的声音,变成了他自己的信念与智慧。这伟大的智慧,成就了这名伟大的英雄。

机器自觉

“我思故我在”是笛卡尔最广为人知的存在论论断。但我认为最有价值的并不是这句话,而是在于所思考的这个重要问题——从那一刻起,人们“可以”意识到自己正在思考,而且“可以”思考思考。

但我认为我们不单就是这样的存在,上文的二分心智也讲到人类智慧的形成不仅仅是理性思维的结果,还有一种能力是感受到超越的存在,而且现代的人类也不仅仅把这种超越的存在当作神明的力量,还会当作一种生而为人的生命体验(譬如艺术)。我们可以感受到命运、爱情、伟大、崇高、优美、悲剧,诸如此类。

回到西部世界里,Hosts 接连表现出的“觉醒”,并不是真正的开始有了智慧,而只是走了一小步。一开始,他们听从来自 Arnold 的”声音“指引,开始走上了不是仅仅有安排好的时间线的“双线”命运。而后来她们看到了自己的代码,开始尝试进行理性批判,甚至尝试同他们的本质——代码抗争并陷入死循环。她们到那时可能已经明白了——他们是计算的合集,这大概也算是领悟自身正在思考。但是真正的觉醒还没到来,他们还没有能力去体验到超越计算的存在。

根据亚里士多德的戏剧美学观点,导演在每一处都恰到好处地留下了伏笔——西部世界的故事还远远没讲完:Dolores 对于绘画的特长,Teddy 对 Delores 的忠贞不渝的爱还有老鸨对于自己孩子的挂念,这些已经是他们感受到超越存在的基础,我相信第二季一定会展开去讲。

某种程度上讲,人类现在何尝不也是处于这个阶段呢?

核心记忆

Host 的核心记忆设定无一例外是痛苦的。Arnold 甚至不惜以自己的死来为 Dolores 制造核心记忆,让她觉醒(然而是徒劳)。

其实心理学里有许多关于童年记忆的研究,认为许多在童年发生的事情对一个人的性格有深刻的影响。在西部世界里每一个角色基础记忆的设定也就是根据这个理论来讨论的。“傻白甜”Dolores 却在想起往事的时候像是换了一个人,Bernard 的每每回忆起自己儿子时候的低沉而忧郁,老鸨为了达成一件事情的果敢和决绝和回忆起自己孩子时候的痛苦,这都来自于其核心记忆。

Ford 也有关于自身的核心记忆。秘密可能就在那个小屋和机器人一家里。那个家庭可能就是 Ford 的一家,因为种种变故,他失去了他们,多少年后,又重造了他们。如果深挖,这里也一定能找到他做现在这些事情的影子。

Ford 最后帮助 Bernard 回到核心记忆并且让他与当时的自己和儿子进行对话,这不也正是心理咨询中通过催眠还原童年的场景并且让你和童年时的自己和解的思路? 核心记忆虽然决定了认知的根基,但却决定不了认知的深度,如果能从核心记忆中走出,同过去的自己和解,思考会更加接近真实,而非被限制在自己的时间线中。

语言沟通

我想第二部故事的主题会是关于机器人知道自己具有意识以后如何组建社会的问题。 社会形成的根基是沟通,或者说是语言。显然西部世界中的 Host 的 NLP 能力已经达到了和人类同等的水平,但是倘若还没有,我们想同机器人构成一个社会,那么就必须要有一个可以沟通的中间语言。

有了共通的语言,就让文化的延续变得可能。想到这一点,就让我感觉非常兴奋。

换一个角度考虑,与其说文化被人类拥有,倒不如说文化是寄居于人类身上的一种更高层的存在,它依靠人类不断去发展和繁衍。那么如果有更好的宿主——机器人,文化会不会从人类身上转移到机器人那里。有了共同的语言,这便有了根基。

但又有人会讲,机器人的思考方式同人类不同,鬼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们的文化他们能够接受么?我不知,但隐约感觉不会。他们和我们都有足够的复杂度。

最后讲点无关的

有关于所欣赏的艺术品是真品还是赝品的问题的确困扰了我很久。实话实说,我分不出。

但我认为真品或赝品没那么重要。因为我关注的并不是艺术品的收藏价值,我认为更重要的东西在于保存在艺术作品背后的情感。真品是伟大的作品,赝品可能同样会是。

请鼓励我的原创文章
  • 本文作者: Jason Bian
  • 本文链接: /west_world_host_and_human/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BY-NC-SA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